重庆时时彩技巧 > 心情短文 >

短文之美在于留白。

  今天连续开多个会,休息间歇去楼下买书,会钞时店家却没有零钱,提议“找”给我一本很旧的小书, 1990年7月出版的《800字精致小品》。我有点不满,但不欲生争执,就由他去。谁知回来一看,居然是名家高人的小品文集,十分闪亮。

  梁启超《最苦与最乐》:人生须知道有责任的苦处,才能知道有尽责任的乐处。这种苦乐循环,便是这有活力的人间一种趣味。

  鲁迅《秋夜》: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。

  林语堂《悠闲》:在中国,消闲生活并不是富有者,有权势者,和成功者独有的权利,而是那种高尚自负的心情的产物。

  易君左《名利》:记得以前路边的茶亭有一副对联:“为名忙,为利忙,忙里偷闲,喝杯茶去;劳心苦,劳身苦,苦中作乐,拿壶酒来”。

  梁遇春《思念》:在我的眼里,天下女子可分两大类,一是“你”,一是“非你”。

  刘其伟《画家之路》:养成专心的习惯,最好的开端,便是撇开无谓的交游,孤独自处。

  忽然悟觉了文字的力量。哪怕篇幅短小,哪怕时隔许多年,只要是美的,就会令人心动。

  忽然想起,因为某种原因的多年涂鸦,我自己还有许多“短章”,均在600字左右。如今它们正躺在岁月的转廊里寂寞驻望。是时候找出来了,拍拍尘土,晒在阳光下。